您当前的位置 :牟平区政府网 > 牟平时讯 > 古往今来 正文

在战乱背景下建起传统胡同

牟平政府网站 www.muping.gov.cn 日期:16-11-29 来源: 老干部局 [ 字体: ]

  坐落在牟平区龙泉镇东南鸾奎山脚下一村庄,村南一条河,由东向西流入汉河,因此得名河北崖村。一进村的南大街成弓形,是古朴的老房区。街南、街北对称着十几条胡同,长胡同住着八九户人家,短胡同住着两三户人家。旧社会全村一百五十多户人家,三分之二的农户住在胡同里。

  为什么形成传统胡同的格局呢?是人们梦想追求国泰民安的产物,是在战乱背景下建成的传统胡同。根据村谱书的记载,追溯到四百多年前,明朝天启五年,“长毛子”也就是辽人之乱。“长毛子”沿着官道来到散居五户的赵家小埯,强行将赵应祥家的猪羊宰杀挥霍,一气之下,赵应祥和儿子维庄在晚上舀了一盆滚烫的猪下货汤,泼在炕上正在休息的“长毛子”身上。父子二人撒腿就往山上跑,跑到半山腰被长毛子追上用刀刺死。

  此后为了平安,赵应泰和三个儿子建了三座房子形成胡同。再以后赵应品和赵应试也相继建成连在一起的胡同,胡同里每户有过道、院子和屋里三道门,前后住的一般是父母、兄弟或近家族。夜色降临三道门都插上,小偷不容易得手,即使兵荒马乱也有点依靠。在生活上兄弟之间相互照顾,在生产上互相帮助耕种,形成了和睦相处的浓厚氛围。

  本村有这样一段故事:赵述田一家住在离村较远的孤哨上,一天晚上三个盗贼翻墙进屋,其中一名盗贼在屋门口吼道:“谁出来就要谁的命”,另外两个盗贼到西屋挖粮,赵述田在柜后拿起土枪顺着窗窝对准门口“轰”的一枪,那盗贼应声倒下。两个挖粮的盗贼听到枪声急忙出来,搀扶着伤贼向北山逃窜。赵述田急忙装好枪药出来,朝着盗贼逃跑的方向又是一枪,第二天人们发现伤贼在山沟里的松树上吊死。当时牟平的县官下来验尸,农家破费不少,事情不了了之。从这件事发生后,有条件的农户建房尽量连着胡同。

  一九三零年,赵雁亭在烟台做买卖发了财,在村东槐树底下买了宅基,盖了四座四十间房,形成四道门胡同。后面临街上有花园,晚上前门不仅上门闩家里面还上门杠。一九四零年日本鬼子的飞机轰炸龙泉村,这样龙泉大集搬到西墩,鬼子飞机又炸西墩,两个卖布的人被炸死。那时人心惶惶,连赶集也不安全。一九四三年日本鬼子在龙泉汤村修炮楼子,这时鬼子不断向村里要钱要粮,还要小工和建筑材料等。赵雁亭一百多亩地,按银两收钱,他交的钱是全村的四分之一。这样穷人不好过,大户人家也不好过。那时这里是敌占区,八路军经常来袭击鬼子,让老百姓抗粮抗税,村里组织起民兵维护治安,配合部队扰乱敌人、打击敌人。在人民政府的抗日救国号召下,赵雁亭被选为优旧会长。那年灾荒,他在外地买了三千多斤粮食分给贫困户。从此村里的民兵更加活跃,晚上到北山站岗,村里面演剧。有一天盗墓的来掘赵雁亭父母的坟,民兵夜间巡逻发现后,朝坟地轰轰两枪,三个盗墓人急忙向东南方向逃窜。这期间赵雁亭家的两个伙计和村里青年、民兵等六人先后参军上前线打鬼子,龙泉汤的鬼子在军民围困下,寸步难行,于一九四四年秋连夜逃往牟平。

  抗日战争胜利后,村里三十多青年民兵奔赴解放战场。一九四七年八月二十一日,国民党的军队进攻胶东,突然来到河北崖村,枪声连续不断响起来。民兵掩护老百姓向昆嵛山转移,为了阻击敌人,周茂和带领二十多民兵在东南台伏击敌人,尽量争取时间让群众转移出去。周茂和发现敌人的大军压顶蜂拥而上,他刚喊了声“快撤”,声音刚落就不幸中弹牺牲。民兵急忙把他的尸体隐蔽在灌木丛里,然后急忙撤离进入山林中。后来赵继英、赵术佐随群众转移到南塂也惨死在敌人枪下,敌人在村里只住了一夜就撤退了。转移的群众和民兵回来后,军民召开追悼周茂和等烈士大会,同时在会上控诉敌人惨害老百姓的罪恶。会后把周茂和安葬在西北岚顶上,树起一座烈士丰碑,每年清明学生和群众都去献花纪念烈士。

  解放以后,国泰民安,胡同逐步不适应群众生活、生产上的需要,年轻一代建房都到新房区,建起出入方便的农家院。我们现在逛胡同品文化,勿忘过去战乱之苦,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赵人松)

烟台市各级政府网站

牟平区各单位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