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牟平区政府网 > 书香牟平 > 文学 > 昆嵛文学 正文

莫言家的门槛石

牟平政府网站 www.muping.gov.cn 日期:16-05-11 来源: [ 字体: ]

  刚过新年,就有幸参加了山东省散文学会、胶东在线文化频道、《昆嵛》杂志社、牟平作协组织的去莫言家乡高密的采风活动。只是时间紧任务重,一行人只能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式匆匆略过,却给我留下许多许多的感触,一时也说不尽,就先从莫言家的门槛石开始说起吧!

  第一次走进莫言老家的平安庄,完全没有莫言笔下那种苦难的深重感,路两旁一个接一个的卖盗版书和假工艺品的小摊位,倒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看得出,乡亲们对莫言的价值比我们有更深的认识!

  进入莫言的老宅,基本上保留了莫言少年时的结构,进门要低头的矮屋门;一碰就掉渣的土胚墙;只有一片凉席的光板炕……据传,自从得了诺贝尔奖之后,莫言老家便遭殃了,别说透明的红萝卜,就是不熟的胡萝卜都被拔光了!树上的柿子还发着涩就被人抢着吞了,最惨的是连草泥抹的墙皮都未能幸免,据说抠下来兑水冲服,专治各种作文成绩不好!现在莫言家老宅除了地皮,真的没什么可刮了!

  走出光秃秃的院子,看到一群人围在门口嘀嘀咕咕,我也凑上去看热闹,原来大家正在钻研莫言家门口的门槛石。一块墓碑式的大石条,横卧在莫言老宅的门口,上面的四个大字“万积德堂”却是竖着写的,怎么看都有点不伦不类!听村里的人介绍说,这块大石碑原来是村里一家姓万的地主,给自己家的大堂打造,立在门前的,后来万姓的地主家没落了,家里的东西都被人搬光了。莫言的爷爷只搬回来这块大石条,五间破草房也没福消受这么大的荣耀,只好横着埋在大门口,当做门槛石了,也成了老管家(莫言原名管谟业)的一景。来往进出必要踩踩“积德”,天长日久,不要说“万积德”,只怕一亿也是有的!果然是皇天不负苦心人,百二秦关终属楚,几代人踏破铁鞋,终成正果!全世界最牛逼的大奖被老管家的小儿子捧回了高密乡平安庄,老管家的祖坟青烟缭绕,红光闪烁。所以,莫言的故事告诉我们,做人一定要积德行善!好人有好报这句话是人世间永远的真理!所谓人在做天在看,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当然,如果能有一个姓万的邻居那就更完美了!……好吧!我承认我编不下去了,因为说这些我自己都不信!还因为在所有的人云亦云的背后,我看到的是另一个莫言!

  在莫言中年居住的旧居里,有一张当时可能很时髦,现在则只能买破烂的五合板书桌,人工涂的清漆还泛着光亮,唯有两个放胳膊肘的地方,漏出了乌黑的磨痕,那是他在旧居里十三年写作留下的痕迹!走进莫言文学馆,最让我震撼的不是莫言和各路神仙的合影,也不是他传播到全世界的翻译作品,而是他的手稿复印件!我付身盯着看了好久,一笔一划,工工整整,如果只看文稿,没人会相信这是大师的笔迹,倒更像是一年级孩子的作业!面对大师的严谨和刻板,焦主席感叹:“这就是对文学的虔诚!”~~~太准确了!没法再说了!再多说一句就是打自己的耳光。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就是——天才都如此努力,而庸才们却在虚度时光!老万家的銘石也许真的能给人带来好运,但诺贝尔奖却只会授給铁杵磨成针的文学信徒!

  一直很喜欢《周易》上的一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一个人一生的积累就像在造一艘船,童年的饥饿,少年的坎坷,青年的奋斗,中年的沉淀,终于造就了莫言这艘万吨巨轮,才能够载得动世界级的诺贝尔奖。而反思我们自己,大多数人在抱怨自己一生不得志的时候,是不是更应该反省自己的船太小了!德不配位,必有灾殃!要么船翻落水,要么载不动这许多愁!人生最悲哀的事情就是把一切归结于命运,不论成功还是失败,因为这就像把诺贝尔奖归结于莫言家的门槛石一样荒谬。

  离开莫言故居,莫言的一段话一直镌刻在我心中,他是这样说的:“把好人当坏人写,把坏人当好人写,把自己当罪人写!”仔细思量其中的滋味,心中百感交集。遥望远去的高密东北乡,一个文学的苦行僧渐行渐远,我们只能看到他留下的脚印,却难以触及他高傲的灵魂,在他的笔下,所有的人都是有罪的,而他要做的就是以笔为解剖刀,以纸做手术台,把人的丑恶和残酷一样样晒在阳光下。他嘲弄在猪圈里打滚的人们,却以悲悯之心唤醒他们的灵魂;他渴望打破所有的桎梏,却又把枷锁套在自己的颈项;他把人世间的恶挥洒地淋漓尽致,却又为善留下了希望!

  而当我们或是赞美,或是仰慕,或是斥责,或是怒骂的时候,他只是静静地观察,审视,凝望——千言万语,何若莫言!(杜广友

责任编辑:网信办

烟台市各级政府网站

牟平区各单位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