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工作动态 > 媒体之声
母亲留下的小物件
发布日期: 2021- 11- 19 14: 09 访问次数:

母亲在我心中是完美的,尤其她持家的原则、力量和坚强。

省一分,全家是钱;多花一分,全年受穷。念书,才有望头。靠谁不如靠自己,自己有才行!这就是母亲留给孩子们的生活信条,这也是母亲把一个家徒四壁,十人大家过起来的生命之路。然而让子女们看到泪水涟涟的却是她留下的小物件。


老虎帽


这是母亲为我保留了五十七年的小婴帽,这也是母亲养育七个子女、六个孙辈唯一留下婴儿时期的留念。当我从母亲陪嫁的楠木箱子底翻出来而不知是什么的时候,姐姐们异口同声地告诉:这是你出生时戴的婴儿帽!而大姐更是说:我们姊妹七个只有你能享受!

抚摸,端详着这古灵古现的婴儿帽,是那样的陌生却又是那样的特别,想必母亲能留下来必有她特殊的情结吧!

其实这顶帽子叫老虎帽,是我母亲的四姨夫在我过十二日时送的。在母亲心中我是高贵的,在当时的农村,“无后为大“牢牢束缚了农村人的思想,生不出男丁是女人们断人家香火的大忌,这对前面生了五朵金花的母亲,压力是巨大的。而第六个孩子是男丁的出生,着实让父母心花怒放,更是让母亲舒了一口长气,自豪了一把。当时八口之家,本已拮据,而一向苛刻过日子的母亲竟在十二日那天大摆宴席,公社有头有脸的干部,村里的公众人物及所有的本家,父母所有的亲戚都前来祝贺,真是热闹非凡,气派隆重。而我自然是穿戴整齐,打扮一新,接受祝福。母亲更是洋溢着幸福,抱着我,满脸笑容地接待着四方来客。那天我是富贵的,母亲自豪地告诉我,从小就穿金戴银,十二日那天,不肯屈就穷家的姥姥一大早就派人送来银镯金链,以示贵重 ,尤其脚链系着小铃铛,铛铛直响,尤显得喜庆富贵。一向抠门,平日捆着一条草绳在那腰上的大财主四姥爷,都亲自上门祝贺,当他把贺礼,也就是这顶老虎帽戴在我头上,大声喊着“祝孩子一生虎虎生威”,着实让母亲高兴万分。而这顶帽子像天生是为我定做的,大小正好合适,红色的底蕴很是喜庆,尖顶上用丝线绣的花花绿绿的淡兰色蝴蝶尤为精致活泼大方,两边耳朵上两只小白蝴蝶也甚是好看灵动,着实让人喜爱。前额黑丝线绣成的波浪状系着一小银人,想必是小寿星吧,憨厚吉祥可爱!                

帽子戴在我头上是那样般配,想必那天是最引人注目的,可帽子的图案活泼可爱,怎么会叫老虎帽呢?很多人不理解,姐姐们也不理解,而他们看到的母亲却是十分高兴的。母亲摆弄着两边的穗,满脸飞扬地把帽子带正系好,大声地在谢着四姥爷。

母亲是念过大书的,也许此时的我虎头虎脸,配着这顶红帽子,正好虎里虎气可爱?也许是四姥爷那句“一生都虎虎生威”的寓意让她一生都在期盼?也许是看到那个小银寿星,让她祈祷着那万般不易得到的宝贝一生都万寿平安吧?

母亲已经去世,答案不得而知,这么多的孩子,这么多的佩戴服饰,唯一保留就是这个婴儿帽,一定有她的理由!而每一次我看着,都会泪流满面。


椎子·鞋楦


母亲是大家出生的,家境富裕,在胶东公学毕业后到烟台抗日军政大学受训分配到连队做文化教员时被父亲看中。两人结婚很是简单,母亲家无人出席,只是配送一个楠木箱子和二个妆奁盒子。妆奁盒子也精致,其中一个在我上小学时,母亲看我喜欢读书,就送给我一个装我喜欢的书如《三国演义》,另一个就放在楠木箱子里,我们姊妹七个都看见过,但直到九十四岁的老母亲去世,都无人敢打开楠木箱子,更无从看看母亲这个保存一生的妆奁盒子到底装了什么宝贝。

母亲去世后的一年零二个月的同一天,父亲也去世了。办理完后事,我们姊妹抱着找点念想的目标打开了这个神秘的妆奁盒,奇怪没有什么金银珠宝,也没有什么珍贵物件,而是母亲,也是那个年代几乎家家都有的丁形锥子、圆锥、大钢针、鞋楦(土话也叫鞋托)还有不知用做什么的木片、木块、铁片等生活用品。这么好的妆奁盒,装这么简陋的物品,这与姊妹想象母亲家庭的出身与富裕大相径庭,有人失望极了,嘟嘟道:“装这些东西干啥?将来也用不上!”而二姐却说:“这是咱妈过苦日过怕了,她这是为将来一旦过日子而留用的。”而同样是经历过苦日子的大姐感慨道:“咱家当初连种地的锄头都没有,用就需跟别人借,都是咱妈来了才一点点置办起来的。咱妈保留这些,怕是为将来需要就能用的,比珠宝实用。”听着姐姐的话,我仿佛看到了母亲用钉子锥用力刺着玉米棒,刺出几道豁子,然后用另一个玉米棒把玉米剥落的艰辛场面;仿佛看到母亲把浆好的布料围在鞋楦上,比量着裁剪,然后一针一针缝好鞋帮,用力地用圆椎在鞋底扎好眼,用钢针穿针引线的情景,仿佛看到了母亲在看到子女穿着亲手缝制的棉鞋温暖的笑容。是啊,家有万贯,不如有个会持家的母亲,金钱再多,也买不来亲手缝制的温暖!只是我想不透母亲如何从一个大家闺秀转变成手脚粗糙顶天立地的家庭妇女,更想象不到一个柔弱的书香女子如何演变成一个什么都能干,什么都会做的操家能手,也许是负辱前行的勇气,也许是为儿女忍韧的力量!我想母亲留下这些物件,绝不是为将来所用,而是装满了生活的艰辛,前行的力量和无所畏惧的勇气,这是比留下金银财宝更为珍贵,这就是母亲的力量!


撕开的地理书


翻找楠木箱,我也是有自己的目的,我要找的是母亲因我不上进而半夜守着哭泣的月白色旗袍和发黄的康熙字典。

母亲念过书,对子女的上学尤为上心,在我身上寄托得更大一些。也许是长子,也许是聪明,也许是爱看书,也许学习成绩一直都好,在学习的问题上,要求一直都很严。初中毕业,我想学开车而母亲不让,我赌气到生产队干活而母亲也毫不留情,不仅去生产队要求与别人一样,还规定一天要多拾一个草,吃的方面更是苛刻,不因为活累活重而改善,直到我忍受不了劳累又重新上学为止。高二时,母亲落实政策,把孩子的户口转为非农业户口,有了工作的保证,自己不再爱学习,从班级第二、级部第三沦落到班级后几名。母亲说也不听,直到母亲在深夜绣着大网扣,失望地对着自己的月白色旗袍和发黄的康熙字典失声哭泣的时候,良心发现母亲的用心和在自己身上的寄托与失望。那天晚上前所未有的心痛起母亲,坚定地说:妈,你别哭,我一定给你考学!

给母亲考学,是儿子这一辈子的第一个诺言!给母亲考学,也许在那一刻真正懂得母亲的刚强、原则、持家的力量和希望!而那件月白色的旗袍,那本发黄的康熙字典深深地刻在骨子里,那是母亲的寄托和希望,更是儿子的重生和力量。

而把楠木箱子和所有的衣柜翻遍,都没有找到那个装着旗袍和字典的包袱,正当失望的时候,五姐从一件带补丁的大襟衣服里翻出一本书来,一看是一本民国时期的《中华最新形势图》,不知是母亲念书用的还是从部队转业教学用的?只是让人不解的是念书用的,不像康熙字典般发黄,而教学用的,临近解放,版本不应这么故老,更让人奇怪书皮很坚实,纸张也厚实,侧订看起来也结实,书就是分了二半,而且像故意撕裂的,茬口整齐。而书是用宣纸包的,宣纸光滑整洁,显得母亲是很用心地存放,尤其是放在衣服里,更让人觉得是故意不让人知晓,真叫人猜摸不透啊。

不管怎样,是母亲喜爱的书,即使不是康熙字典也是念想,看到它,也会想起康熙字典,想起母亲。

收拾起来吧,可刚合拢的瞬间,看见撕开的那页中间,有水滴滴泡的迹象,忽然想起母亲为我不求上进而对着康熙字典哭泣的眼泪,那是母亲伤心的眼泪,更是母亲失望的眼泪!从没有看见母亲因劳累而流泪,而看到母亲因过日子不合背后的痛哭!这滴眼泪是不是为谁失望而掉落?这滴眼泪是不是因为看不到希望而哭泣?想起母亲曾也对我说过,不是为我们这些兔崽子早就死了的怨恨,想起母亲受过委屈后,不哭不吃不喝睁眼呆坐的麻木,仿佛看到那整齐的茬口是母亲怨恨自已不念书就不能被组织强迫嫁给残废军人的极端发泄,仿佛看到了母亲那流过泪撕完书还要合上书继续过日子的无奈!书啊,不再是书,无论是这本形势图还是那本康熙字典,都是母亲的希望,苦难和无奈!

想到这,更思念母亲,更心疼母亲!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